專題首頁
法治資訊
普法資料
法治文化
金融安全“防火墻”如何升級加固
發布日期:2017-11-14 來源:原創 閱讀:7798

十九大報告提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專家解析 金融安全“防火墻”如何升級加固


“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促進多層次資本市場健康發展。健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深化利率和匯率市場化改革。健全金融監管體系,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對于深化金融體制改革的闡述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

縱觀下一步的前進方向,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的專家均認為,中國金融市場將持續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初心和本源,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的框架下、在嚴格的金融監管制約下高效穩健運行,在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中堅定前行。

金融體制改革重心發生轉變

對于黨的十九大報告對深化金融體制改革的論述,北京師范大學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鐘偉分析認為,新時期金融體制改革的重心已經轉向服務實體經濟、貨幣政策與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三個層面。

對此,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分析說,重心轉變的主要原因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金融要服務實體經濟,以服務實體經濟為本,無論是否創新都要以服務實體經濟為金融業的基本出發點;另一方面在于,我們現在要控制金融風險,包括宏觀審慎監管的改革,要把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作為金融業很重要的任務。

黨的十九大報告對金融體制改革的表述,對金融機構和金融市場的發展將帶來哪些影響?

“首先是為金融業發展指明了方向,讓整個金融業圍繞這個方向,不斷提高風險防控能力和服務實體經濟的水平?!憊鎘濾?。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說,影響主要體現在以下幾點:第一,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的監管標準應提高;第二,擴大匯率浮動區間不如市場開放重要;第三,將關注家庭部門和企業的杠桿率增長問題;第四,強調系統性風險底線思維;第五,證券監管工作重點從“破”轉向“立”,如果證監會把工作重點轉向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建設,可能意味著證券市場監管工作的重點發生了微妙轉移,過去是抓“強盜”、打“野蠻人”,這屬于“破”,今后則是轉向市場體系建設,這屬于“立”;第六,銀監會將進一步加強影子銀行業務監管。

“近年來,隨著國際經濟低迷、國內經濟增速調整、經濟結構轉型以及金融體系市場化改革的不斷深入,再加之互聯網科技與金融的迅速融合,金融體系內部的風險開始顯性化,金融監管面臨著重重挑戰,2015年年中的股市波動成了金融監管體系改革爭論升溫的直接導火索?!幣裉謂徊椒治鏊?從世界范圍看,各國的金融監管都在不斷調整。在2015年年中股市出現大幅波動后,市場關于金融監管有效性尤其是金融監管協調效率的討論就迅速展開,學者普遍建議應該按照機構監管與功能監管相結合的原則和宏觀審慎管理相協調的原則構建與現代金融市場相適應的監管體系??梢運?這個監管體系的建立是未來中國金融體制改革的關鍵。

防范金融風險成為監管核心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健全金融監管體系,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在尹振濤看來,當前,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已經成為中國金融市場發展及監管最核心的主題。對這一判斷,尹振濤用一系列節點作了解釋:

自2016年開始,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多次提到要抑制資產泡沫和防范金融風險。2016年年底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更是強調,“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決心處置一批風險點,著力防控資產泡沫,提高和改進監管能力,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2017年3月公布的《政府工作報告》,再次強調要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2017年4月25日,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會議上,中央把“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維護金融安全和穩定”提升到了國家安全和國家戰略的高度。在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題”,為金融市場發展和體制改革提出了系統性風險“零容忍”的要求;

黨的十九大報告第五部分“貫徹新發展理念,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中,針對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提出要“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對上述重要節點進行梳理后,尹振濤說,整體而言,中國金融體系的系統性風險主要來自三個方面,第一個方面是來自于宏觀經濟變化對金融體系產生的負面沖擊;第二個方面是來自于金融體系自身演化和逐步累積的風險;第三個方面主要來自于外部風險溢出及內外風險共振。

對于金融風險,黨的十九大代表、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黨的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召開的討論會上發言時表示,持續推進改革,以更大的勇氣擴大開放,推進法制化建設,盡早建成富有國際競爭力的中國特色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

對于其中提到的“推進法制化建設”,郭田勇分析說,這就是指整個經濟運行都要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在這個過程中,一方面是要完善各項法律法規,一方面要保證各項金融活動和金融行為都在這個框架內運行。

“受大陸法系的影響,中國金融市場的形成、金融產品和服務的出現,甚至大多數的金融產品創新均來源于監管機構的推動。因此,可以說中國的金融監管體制一直秉承了全面覆蓋的理念,并在維護金融市場穩定方面取得了較好的成績?!幣裉嗡?所以,我們不僅要繼續堅持全面覆蓋的監管理念,更應該付諸實踐以有效保證這一理念的貫徹與落實。需要指出的是,全面覆蓋的監管理念并不意味著用單一的標準去對待所有的監管對象,而是要強調監管的層次性,根據金融發展的需要和金融市場、機構、產品的風險水平,采取不同強度的監管措施,完善多層次、多機制、綜合性的監管體系。

建立風險監測體系預警機制

那么,黨的十九大之后,金融監管會有哪些新動作?尹振濤特別提到了要充分發揮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宏觀審慎管理作用。

在今年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第一次“露面”。近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2017年G30國際銀行業研討會上發表演講時表示,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未來將重點關注四方面問題,分別是影子銀行、資產管理行業、互聯網金融和金融控股公司。

“當前中國金融監管體系最突出的問題就是缺乏監管協調,監管機構之間、中央和地方之間缺少一個實體性的、制度化的統籌協調機構來切實履行維護金融穩定、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的職責。為此,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提出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作為實體性的金融監管統籌協調機構,負責宏觀審慎管理的有效實施?!幣裉嗡?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主要需要解決以下幾個問題:一是統籌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和金融控股公司,尤其是對這些機構進行審慎管理的統籌;二是統籌各類金融基礎設施和金融信息數據,比如支付、清算、交易等基礎設施能夠為整個金融體系所共享;三是統籌協調監管機構之間、監管機構與其他部門之間的權責利以及面對跨域業務的監管合作問題;四是中央監管與地方監管的分工、統籌和協調問題,形成多層級的監管框架;五是積極參與國際金融規則的制定,統籌監管標準的內外差異,避免產生政策的負外部性。

除了充分發揮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宏觀審慎管理作用,尹振濤還建議要盡快建立系統性風險監測體系和預警機制。借鑒國際先進經驗,盡早建立符合我國國情的系統性風險監測體系。

“為更好地監測系統性金融風險,還必須加快推進金融監管的信息化建設?!幣裉謂ㄒ樗?一是完善征信體系,在為金融機構決策提供依據的同時,有助于監管當局通過違約率了解宏觀經濟運行情況,為審慎性監管提供支持;二是健全支付清算體系及其信息挖掘,匯集經濟交易信息,以此反映交易活躍狀況、經濟景氣程度和經濟結構變化情況等宏觀經濟運行的重要側面,為金融穩定狀況的評估提供背景;三是加強金融監管當局內部及其與各經濟部門之間的信息系統整合與共享,在可能的情況下制定明確的、有時間表的金融信息資源整合方案。

“踐行和落實黨對金融工作的領導這一根本要求,是我國金融事業興旺發達的根本保證,也是防范金融風險的政治保障。各金融監管部門、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根據黨中央的決策部署,按照職能分工,做好本地區金融發展和穩定工作,做到守土有責,形成全國一盤棋的金融風險防控格局?!幣裉嗡?。(來源: 法制日報)